海航控股资产处置一路卖卖卖570亿受限资产变现不易|公司汇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15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03

截至10月底,仅今年以来售卖资产变现已近1500亿元,占全年出清目标的一半,未来两个月或迎高潮
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 孟楠

深秋时节的北京总能招来浓浓雾气,却又时常被袭来的冷风不经意间吹散。不过,坐落于朝阳区东三环北路乙2号、三元桥东南角的海南航空大厦却是个例外。将近一年时间,有关“海航系资金链条危机”的阴霾始终笼罩着这里,令大楼的主人心神不宁。

相比直径一公里范围内那些邻伴,无论是历史、高度还是外观特色,海南航空大厦都不具备优势。对路人而言,这只是东西方向由A、B两栋楼宇并排组成的建筑群,而高度仅9层的B座又被18层的A座遮挡,愈发不起眼。

作为“海航系”核心上市平台,“AB座”的持有者,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海航控股,600221.SH)一直被市场当作观察窗,用来窥探这个凶猛崛起的资本系最真实的状况。短期债务风险暴露、盈利能力下滑——涉及流动性危机的负面消息未曾消停,但包括出售这座大楼却夭折在内的两则最新动态,仍令外界感觉到事态的严峻和复杂。

反转剧情的确超出看客意料。

先是该公司董事会全票同意向万科(000002.SZ)子公司转让“AB座”所属公司全部股权,却因其股东投出反对票而致交易折戟;紧接着,该公司原本公告在2018年10月21日全额赎回发行金额25亿元的2015年中期票据(15海航MTN001),最后一刻却决定不行使赎回权,而此和记娱乐票据5.4%的利息也因续期升至该公司票据利息的历史高位——8.79%。


毫无疑问,高速扩张的海航系现在很缺钱,但与此同时,其不并甘心将某些资产廉价处理。个中分寸拿捏很是不易。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了解到,海航控股与万科原始敲定的交易对价为13亿元。尽管这一价格较该资产原值的增值率已达75%,并能一次性为前者录得逾5亿元收益,但相对市价近四成的折让率或是股东们反对的主要原因。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调查后发现,“AB座”目前的入驻率并不乐观,绝大部分公司原本就系海航集团子公司在京设立的营业部。如此高的自用比例对有意接盘者并不有利,何况卖家的资金紧张已众所周知。

一位服务于该大厦的快递小哥在接受《投资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目前大厦A座5楼整层处于空置状态,A座6楼和B座7楼各有半层没有公司入驻。”

事实上,除“AB座”外,国内多处“海航大厦”目前都在寻找买家。仅在北京一地,一度为“海航系”带来不菲收益的北京霄云路海航大厦——后者的入驻名单中,万豪酒店及享誉京城的超五星级俱乐部“霄云路一号”赫然在列——目前也在沽清名单上。

在受限资产占净资产比重过高的情况下,海航控股是否会继续处置海内外资产以缓解偿债压力?随着融资成本高企,该公司又如何阻止盈利能力下滑的趋势?坊间传言“拖欠员工工资”一说是否属实?重大资产重组悬而未决,该公司是否会继续高息募资?针对上述问题,《投资时报》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海航控股品牌部,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。

570亿受限资产变现不易

除偿债压力亟需缓解外,更令海航控股头疼的,是其糟糕的盈利指标。

一边是航空燃油价格上行带来的营业成本高涨,一边是汇率波动风险造成的汇兑损失,受此影响,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.48亿元,同比下降52.19%。而旗下9家主要控股子公司中,有8家净利润同比下滑。其中福州航空和乌鲁木齐航期内分别亏损1.1亿元和0.5亿元。

而在海外并购强监管政策督导下,被迫处置海外资产也成为其净利润下滑的另一主导因素。

虽说该公司以29.7亿元交易对价将所持Azul航空1453万股优先股股权全部出清,但较后者34.59亿元的期初账面价值,却录得6.5亿元投资亏损。

抛售工作从来没有停止。

海航控股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上半年,该公司可供出售资产明细中,还包括Brighttime Global Ltd.、Inflection Energy LLC、葡萄牙航空、Atlantic Gateway等。

尽管与“海航系”处置资产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的目的一致,但海航控股的短期偿债压力更不乐观。

截至2018年6月30日,该公司负债总额为1121.70亿元,其中有息债务和流动负债分别达898.56亿元和594.77亿元,占总债务的比例分别高达80.11%和53.02%。

麻烦的是,海航控股受限资产账面价值逾570亿元,占总资产比重为30.72%,占净资产比重接近八成。

面对流动性风险,“割肉”还是“割韭菜”?

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、时任董事长陈峰显然中意后者。

该系在今年1月对外承认存在流动性难题时,其旗下供销大集(000564.SZ)、海航控股、天海投资(600751.SH)、渤海金控(000415.SZ)、凯撒旅游(000796.SZ)、海航基础(600515.SH)及海航投资(000616.SZ)等7家A股上市公司相继停牌。

集体停牌当然可以暂时规避危机引发的股价下挫;而另一方面,在“海航系”所持上述公司股份均接近“满额”质押的情况下,也可以暂时躲过因强平风险导致更坏的局面。

更重要的原因是,7家公司接连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,所涉及注入的“海航系”国内外资产总额接近700亿元。但很不幸,意图通过A股高估值缓解债务压力和拓宽融资渠道的战略,很快又因重组政策监管收紧铩羽。

即便海航控股104亿元资产重组和总计70亿元的募资计划仍在运作中,但从该公司与其他6家遭遇复牌跌停的相同命运来看,投资者显然对这一“自救”之举并不认账。

截至2018年10月26日,该公司1.93元/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已下挫38.8%。

债务危机母子“心连心”

与母公司海航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海航集团)相比,无论是短期债务风险还是资产处置规模,海航控股的现状仅属“小巫”。

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、前董事长王健去世后,尽管该集团正加速处置短期可变现的资产以应对压顶的巨额负债,但其资金流动性危机并未得到彻底缓解。

财报数据显示,海航集团上半年实现营收2885亿元;归母净利润为13.27亿元。截至6月30日,该集团合并总资产为1.11万亿元;总负债达6574亿元。其中短期借款、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和应付债券及应付账款分别为1241.07亿元、371亿元和546.25亿元。

随着外海优质资产的处置以及主营业务盈利水平下滑,持续还债中的海航集团短期偿债压力不容小觑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集团上半年只财务费用支出就已达162.77亿元。

海航集团负债规模已呈下降趋势,但资产价值也在同步缩水。这也令其上半年资产负债率相比去年年底仅减少0.8个百分点至58.98%。

“我们回归核心业务,海航以后就是卖机票的命。不要再搞什么资本运作了,该卖就卖”,在放弃“进入世界500强TOP10”的小目标后,陈峰如是说。

而数据显示,海航系在2017年“小试牛刀”处置63亿元资产后,今年以来又先后出售香港启德3宗地块(交易金额223.19亿港元,约179亿元人民币)希尔顿(HLT.N)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全部股权(交易金额85.5亿美元,约538亿元人民币)、全球第十一大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的30%股权(交易金额22.12亿美元,约139亿元人民币),以及包括广州农商银行(1551.HK)、皖江金租(834237.OC)、联讯证券(830899.OC)和新光人寿等金融资产,累计变现金额约1500亿元人民币,几乎完成王健生前定下“2018年资产处置计划”的一半。但问题是,距2018年收尾仅剩下两个月,剩下的一半该从何处下手?

《投资时报》记者了解到,“海航系”目前处置资产的节奏仍处于加速状态。最新的消息,全球最大的IT分销商英迈(60亿美元)、德意志银行剩余股权(约100亿美元)、国内外多宗土地、酒店资产,以及数十架私人飞机均被列入出售清单。

如若上述待售资产悉数出清,3000亿元的资产处置目标将最终达成。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-028-1738 公司传真:028-8613872 公司邮箱:274446879446@qq.com

网站版权:永利国际管理有限公司 CopyRight @ 2012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941号-1